上海亚特兰大航班
  1. 首頁
  2. 獻禮祖國70華誕
  3. 蹲點調研
  4. 內容

她們是興安“迎春花” 防火時節遍地開 □本報記者 王玉梅

日期:2019-06-05 人氣:2325

    防火巡護工作其實十分枯燥,早上上路,一直巡護到晚上,有時巡護一兩個小時都沒有一輛車經過。即便如此,她們也不疏忽,午餐的時候就坐在路邊簡單吃點面包火腿腸,然后迅速回到巡護崗位上。

    身后鮮艷的防火宣傳旗迎風招展,格外顯眼,偶有路過車輛會停下來與巡護隊員聊上幾句。此時她們便會拿出防火宣傳單向司乘人員宣傳各類防火常識以及必要的安全避險知識。

    記者跟隨另一組巡護隊往返一趟該組巡護線路,一路上隊員們有說有笑的同時,眼神卻始終保持著“巡護模式”,發現路旁的防火宣傳旗有些歪了,便一路小跑,把旗子扶正,擰好旗桿底部的鐵絲。

    巡護隊不只是裝備精良,分工也十分精細。她們把巡護路線分成若干份,每兩個人一組負責3公里路段。每組隊員上道的第一件事就是往返一個來回,仔細查看道路沿途是否有火險隱患。

liuwy95132_s.jpg

    “兩個人一組的巡護方式是我們多年累積下來的經驗,有突發狀況一個人處理不來,三個人太多又影響巡護效率。”巡護隊員王鳳杰一邊為隊友賈丹丹整理袖標一邊介紹說:“我們不只承擔著防火宣傳和巡護的工作,更是外地游客對林區人防火精神的‘第一印象’,所以形象很重要。”


    愛美是女人的天性。路過一片開得正艷的達子香,隊員劉春香和伙伴忍不住駐足讓記者幫忙拍了幾張照片,劉春香笑著說:“晚上回家有信號了發條朋友圈,看看能集多少贊。”

    人們總是習慣用鮮花來形容女子,嬌滴滴的是薔薇,火辣辣的是玫瑰,急匆匆的是迎春,硬邦邦的是臘梅……

    興安嶺上的女子,同樣姹紫嫣紅、千姿百態。只是一到了防火期,她們中的很多人就會換上一身迷彩,穿行在八萬里林海,綻放于北國邊疆。這些人,就是大興安嶺無處不在的女子巡護隊。

    近日,記者深入韓家園林業局韓家園林場,去尋訪那些散落在林間的北國之花。

    早上7時,巡護隊員們已經全副武裝地來到了場部。清一色的迷彩服,大大的口罩遮掩了口鼻,只有那一彎彎用心描畫過的細眉,無聲地訴說著她們愛美的天性。

    等候分發補給的時間里,姐妹們相互嬉笑著,言談間都是工作和生活中的點點趣事,完全沒有因為又要離家一整天而發出只言片語的抱怨與不滿。

    韓家園林場是離局址最近的一個林場,運送隊員的大巴車剛出城不久,隊員們就陸續下車了。3公里一個巡護段,每段兩名隊員。這兩個人的組合基本上是自由搭配,有時候也會依據車上的座次隨機組合。

    “姐妹們之間處得都很融洽,誰和誰一組都沒啥說的。”隊長吳冬梅是林場的老人了,記者跟著她在第二個巡護段下了車。吳冬梅一邊巡護一邊向記者介紹著巡護隊的大致情況:“我們這些人有的是林場的老職工,有的是這兩年從別的改制單位新分來的,也有考上來的,年齡有老有少。每年防火期男職工們或靠前駐防,或進山“三清”,剩下我們這些女職工在林間公路上巡護。”

    吳冬梅說,她們巡護的這條韓宏線是韓家園到十八站的必經之路,車流量相對較大。巡護的任務除了時刻留意火險隱患之外,就是向過往車輛的駕乘人員傳達身在林區防火第一的防火理念。“有我們在路上溜達著,車上的人看見了就會意識到現在是防火期,一定要時刻注意森林防火。” “你看我們的這個包,背上它在路上巡護,老顯眼了。”吳冬梅說,今年防火期,林場特意給每名巡護隊員訂制了一個背包,上面插著一面特制的防火宣傳旗。“總不能把每一輛車都攔下來發傳單吧,這樣多好,背上這面旗,所有路過的人都能看到我們的宣傳標語,宣傳效果一下子就達到了。”

    吳冬梅前面的巡護路段,是王宇丹和董艷旗兩個人的責任區,她們倆都還不到30歲,是巡護隊里最年輕的隊員。王宇丹還沒有成家,是個活潑開朗的小姑娘。平時她就是大家的開心果,巡護路上也是歡歌笑語不斷溜。“這一天七八個小時,不說說笑笑的也太悶了。”王宇丹手里拿著一根細柳條,不停地向記者講述著自己兒時的趣事。這個土生土長的林區姑娘,還沒體驗到家庭生活的瑣事,就先擔起了森林防火的重擔。這兩名年輕的姑娘是大學畢業后通過考試進入的林場。她們的巡護經驗并不長,今年才是第二年。“剛開始的時候害怕呀,這么長的路就我一個人,總擔心林子里會不會突然竄出點什么來。害怕的時候我就唱歌,大聲地唱,一年下來,膽子練大了,唱歌的水平也提高了不少呢。”回想起剛進山巡護的精力,姑娘們笑著解嘲說,那時候可真是個膽小鬼。

    3公里的巡護路段,來回走幾趟一上午的時間就過去了。12點的時候,吳冬梅這一組準備吃午飯了。出發前每人領了一個面包、一瓶水、一根火腿腸,這就是她們每天的午飯。今天的巡護路段離局址近,有幾個點偶爾能收到微弱的手機信號。吳冬梅同組的袁圓一邊吃飯一邊給外地的父母打電話。“孩子剛3歲,前不久生病高燒不退,就沒送他去幼兒園,直接送到我父母那去了。”放下電話,袁圓告訴記者,因為工作的原因,她和愛人都無法請假照顧孩子,只能讓父母受累了。“要說請假也能請下來,可是防火期內大家都在崗位上,一個蘿卜一個坑,我甩手走了工作怎么辦?”因為這份責任心,隊員們都很少請假。“比起林場的男職工,我們算是條件好的了,至少每天晚上都能回家。”面對家庭,盡管心中也有愧疚,但是一想到工作,她們全都自覺地站在了前面,義無反顧地挑起了那份沉甸甸的擔子。

    吃完了午飯,記者突然從脖子上抓到了一只草爬子,看著記者渾身發麻的樣子,吳冬梅笑著向記者展示了她身上被草爬子叮咬后的傷疤。“我們一年至少都會被叮咬一次,習慣了也就不害怕了,而且林場每年都會組織我們打疫苗,所以草爬子對我們來說不算什么。”閑聊中,袁圓突然指著遠去的一輛車說:“那不是麗麗的車嗎?剛過去怎么就回來了?” 因為長期在路上巡護,隊員們對車牌號碼的識別能力超出常人,哪怕是一閃而過的車輛,她們也能看清并記住車牌。“韓家園本來就不大,本地很多車和人在路上我們都能認出來。”袁圓笑著告訴記者,有時候實在太無聊了,她們就會比賽看誰記住的車牌號多,或者數一下一天路上過去多少輛車。“我們這些人,最擅長的就是沒事找事做,要不然這一天下來實在是太無趣了。”

    夕陽西下,城里駛來的大巴車又像早上一樣,陸陸續續將隊員們“撿了”起來。隨著人員的逐漸增多,車里也慢慢熱鬧起來。一陣陣笑語飄出車窗,灑落林間,隨著春風越飄越遠……

記者手記

這是一場全民皆兵的防火攻堅戰

    韓家園林場的女子巡護隊并不是我區唯一的一支巡護隊伍,恰恰相反,像這樣的隊伍比比皆是。因為,森林防火對于大興安嶺來說是一場全民皆兵的攻堅戰。

    在前往韓家園的途中,身著綠色迷彩服或橘色防火服的巡護身影隨處可見,一輛輛森林防火宣傳車堅守在每一個重要的進山入口。即便是那些人跡罕至的林間岔路口,也會有一輛輛的摩托車橫陳在那里,身著防火服的巡護員就像獵鷹一樣,時刻警醒地觀察著每一輛過往車輛。跟隨女子巡護隊一天的采訪,讓記者忍不住感嘆,大興安嶺的綠水青山,是多少林區職工不分晝夜盯出來的。

    這些防火斗士,無論男女,他們又何嘗沒有自己的家庭生活?但是為了林區的防火安全,一年當中他們有大半年的時間都要在山里打轉,靠著一雙眼,兩條腿,人盯人地嚴防死守。女子巡護隊、靠前駐防隊、夫妻管護站、深山瞭望員……一個又一個的名字,一份又一份的責任,數不清的興安兒女舍小家顧大家地堅守在森林防火第一線,用自己的努力換來神州北極永遠的綠色,讓祖國的北大門永遠長青……

    本版圖片由本報記者 黃野攝影


    你覺得這篇文章怎么樣?

    00
    上海亚特兰大航班 配资骗局 股票推荐骗局 万科a股票分析报告 迎客松配资 上证指数新浪 现在能做基金配资业务的银行 金盈有道配资 保顺投资配资 东商期货配资 希恩配资